<cite id="btllr"><span id="btllr"><thead id="btllr"></thead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tllr"></var>
<var id="btllr"><strike id="btllr"><listing id="btll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btllr"><video id="btllr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btllr"></var><menuitem id="btllr"></menuitem>
<var id="btllr"></var>
<cite id="btllr"><span id="btllr"><menuitem id="btllr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llr"><video id="btllr"></video></cite>

焊接H型鋼13省份2020年財政收入負增長 多省預計今年增長3%以上

作者:www.cazare-mamaia-constanta.com 點擊: 發布時間:2021/2/18 8:50:06

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,2020年全國絕大多數省份GDP增速翻正,但財政收入形勢未能這般亮眼。 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,除了河北、新疆,已有29個省份公布了2020年財政收支數據,13個省份財政收入負增長——近半數省份財政收入出現收縮,為近幾十年來罕見的情形。   這跟經濟下行壓力較大有關,也跟減稅降費政策有關,原油等大宗商品價格下跌,進一步拖累了部分省份的收入狀況。   不過,得益于2020年超8萬億政府債券發行,中央加大了對地方轉移支付力度,加上各級政府積極盤活存量,僅4個省份財政支出負增長,絕大多數省份實現了支出規模的擴張。   展望2021年,在低基數下,隨著經濟的好轉,財政收入有望實現正增長。多數省份預計2021年財政收入增長3%以上,像東部大省廣東、浙江、山東預期增長5%或以上,中部省份河南、安徽、江西等省預期增長5%左右。   東部財政大省增長穩健   2020年財政收入排名前六的,依次為廣東、江蘇、浙江、上海、山東、北京,有四個省份實現了正增長。   廣東完成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2922億元,增長2.1%,總量連續30年穩居全國****。江蘇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突破9000億元,增長2.9%。浙江坐穩第三,實現地方收入7248億元,增長2.8%。   若結合GDP來比照財政收入規模,廣東、江蘇排名與GDP規模一致,但浙江的財政產出要明顯好于山東,上海、北京GDP規模雖不及部分中西部省份,但作為總部經濟聚集地,上海、北京的財政產出較高。   從2020年財政收入表現來看,浙江比較突出。實現正增長的這四個省份中,浙江、江蘇在8月率先轉正,廣東9月轉正,山東在11月轉正。2020年前兩個月,經濟受疫情沖擊明顯,各省財政收入悉數轉負,唯獨浙江依然保持正增長,因為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企業所得稅同比增長了3倍,帶動作用明顯。   2020年浙江實現一般公共預算收入7248億元,增長2.8%。其中,稅收收入6262億元,增長6.1%,占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86.4%,這個體現財政收入質量的指標,浙江居全國****。主體稅種中,增值稅下降2.4%,企業所得稅增長2.6%,個稅增長13.5%。   服務全國的互聯網平臺經濟,總部聚集效益明顯,疫情中逆勢增長,2020年營收、利潤增速較高,對浙江財政支撐作用明顯。   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楊志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各省財政收入規模多少,除了跟GDP規模有關,還跟地方經濟結構有關。比如,有些投資能拉動GDP,但只有當這些投資產生效益,企業有盈利,才能形成財政收入。地方財政收入規模,一定程度上能反映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。   粵開證券研究院副院長羅志恒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各省財政產出與GDP規模存在差異,主要跟產業結構有關,不同行業稅收貢獻不同。比如,房地產行業稅收貢獻較高,除了增值稅、企業所得稅之外,還有土地增值稅、城市維護建設稅等。   東部財政大省中,上海、北京未能轉正,2020年兩地財政收入分別下降1.7%、5.7%。   部分產業外遷、房地產調控較為嚴格等,使得近年北京、上海財政的收入增速較低。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同時,如何更好地培育財源,是北京焦心的問題。2020年6月新發地疫情的暴發,進一步拉低了北京財政收入,北京財政收入出現三十多年來的****負增長。   財政支出維持擴張   東部財政大省相對穩健,其他省份分化明顯。   2020年青海、四川地方財政收入分別增長5.6%、4.6%,漲幅居前;湖北、天津、黑龍江地方財政收入分別下降25.9%、10.2%、8.7%,降幅居前。   2020年GDP漲幅居前的,包括貴州、云南、重慶、安徽、湖南等省份,其地方財政收入分別增長1.1%、2.1%、-1.9%、1%、0.1%。   這些不高的收入增速背后,是在主體稅種增長乏力的背景下,依靠挖掘潛力、盤活資產,比如國企利潤上繳、出售資產等方式,通過增加非稅收入換來的。   比如,貴州2020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完成1787億元,增收19億元,增長1.1%。其中,作為主體稅種的增值稅、企業所得稅下降12%、4.2%;而非稅收入完成701億元,增長24.4%,增收135億元。   除了疫情沖擊、減稅降費等共同因素外,部分資源省份還受大宗商品價格拖累,由于原油價格下跌較多,黑龍江2020年地方財政收入下降8.7%。   普遍的地方財政短收,有其后果。根據“以收定支”的原則,2020年各省調減年初預算目標同時,要么壓減相應支出,要么盤活存量資金等予以彌補。   不過,從2020年各省份財政支出來看,只有4個省份支出規模有所下降,大部分省份財政支出有所增長。   以重慶為例,重慶在2020年7月下旬提交的預算調整方案顯示,一方面,受疫情影響,重慶市稅收收入預計下降10%左右,部分非稅收入和政府性基金也受到影響;另一方面,更為積極的財政政策作用下,來自中央的特殊轉移支付、抗疫特別國債,以及更大規模的地方專項債,重慶的可用資金大大增加。   **后結果是,2020年重慶地方財政收入減少1.9%,但由于中央補助、債務資金增多,財政支出同比增長了1%。   重慶2020年的支出也相應調整,一方面,壓縮非剛性、非急需的支出,一般性項目支出整體壓減15%,重點專項支出整體壓減10%;另一方面,基層政府的“三!辟Y金以及抗疫防疫支出得到重點保障,對沖疫情負面影響的重點基建投資在增加。   “雖然支出保持增長,但增幅相對正常水平要低。工資、社保等民生類支出,很多都是剛性的,這些支出很難壓縮。應對疫情還要加大防疫、六穩六保等支出力度,政府整體要過緊日子”,楊志勇表示。   2021年財政收入預計增長3%以上 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,多數省份預計今年財政收入能實現3%以上的增長,像廣東預計增長5%,江蘇4.5%左右,浙江為6%,上海為3%,山東預期是5%,北京為3%以上。   也有個例,天津由于基數低,預計地方財政收入增長10%。湖北預計增長超20%,但2021年預算收入規模不及2019年。近年來GDP增速領先的貴州,預計財政收入增長1.5%。近年財政收入增收乏力的吉林,預計增長2%。   相較“6%以上”的GDP增長目標,“3%以上”的財政收入目標要低一些。為何多數省份定在3%以上呢?   北京市財政局負責人介紹,疫情仍在全球范圍蔓延,經濟下行壓力仍在持續,北京2020年存量資產處置等一次性非稅收入難以持續,預計2021年收入形勢較為嚴峻。不過,隨著我國經濟回穩向好,為地方財政收入增長提供了有利基礎。   “近年來,由于我國持續推進減稅降費,財政收入增速一般低于GDP增速。財政收入預計增長3%以上,是考慮到2021年仍然有較大不確定性。今年政府仍然要過緊日子,尤其是去年大規模舉債,宏觀杠桿率上升較快,要考慮后續債務償還的問題,確保財政政策的可持續性”,羅志恒表示。   經濟預期增長較快的部分中西部省份,給定了更高的財政收入增速,比如四川預計增長7%,河南、安徽、山西、江西在5%左右。   江西財政廳廳長朱斌表示,江西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預計增長5%,與經濟增長(GDP預計增長8%)相銜接?紤]到經濟回暖,以及2020年收入基數較低,預計2021年會出現一定幅度恢復性增長。 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,部分省份在確定2021年財政收入增長目標時,已經考慮到2020年赤字率、特別國債等超常規政策未來退坡的影響。

www.cazare-mamaia-constanta.com 版權所有 網站地圖 xml地圖

小伙下班就去嫖妓老熟女泻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