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btllr"><span id="btllr"><thead id="btllr"></thead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btllr"></var>
<var id="btllr"><strike id="btllr"><listing id="btll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btllr"><video id="btllr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btllr"></var><menuitem id="btllr"></menuitem>
<var id="btllr"></var>
<cite id="btllr"><span id="btllr"><menuitem id="btllr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tllr"><video id="btllr"></video></cite>

H型鋼新增2.5萬億減稅降費后 財政政策發力點將有何不同?

作者:www.cazare-mamaia-constanta.com 點擊: 發布時間:2021/2/19 8:29:21

2021年財政工作的重點:一是保持適度的赤字率,3%或略高一些是必要的。二是優化支出結構并配套改革。三是保障科教文衛、民生、社會保障、三農、法治化等重點領域的投入。結合當下“雙循環”新發展格局,考慮在擴大內需方面,更好地引導和支持消費與投資的潛力釋放 財政是政府“理財之政”,在中國統籌推進穩增長、促改革、調結構、惠民生、防風險、保穩定各項工作中,發揮著舉足輕重、難以取代的作用。2021年,中國財政政策將通過加快調整來解決新的問題,通過推進改革來應對挑戰。 2020年是中國經濟發展歷程中頗為特殊的一年;仡欉^去一年,為了對沖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中國宏觀政策力度空前,財政赤字達到3.76萬億元,比2019年的2.76萬億元增長1萬億元。赤字率提高至3.6%以上,表明了財政政策更加積極的態度。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新增3.75萬億元、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,強化了階段性減稅降費政策,重點減輕中小微企業、個體工商戶和困難行業企業稅費負擔。 ****稅務總局發布的數據顯示,2020年,全年新增減稅降費超過2.5萬億元,為399萬戶納稅人辦理延期繳納稅款292億元,及時準確辦理出口退稅1.45萬億元,助力企業渡過難關,激發市場主體活力。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員、原副院長白景明接受《財經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2020年財政政策的特點可以概括為高強度的減稅增支、積極的財政政策加力提效。其中,赤字規模的增長率超過30%,專項債額度跳躍式增長,總支出擴張強度和減稅降費力度達到了歷史****水平。 展望2021年,白景明認為,積極的財政政策要進一步提質增效,同時強調精準發力。要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增長,保持政策的連續性,不搞急轉彎,意味著財政政策的刺激力度不能大規模下調,但是對政策的發力點有新的要求。 “2021年財政支出和減稅降費要更加找準發力點,在財政可承受的范圍內提高政策的績效,比如說,為什么要打赤字,錢用在哪里,有沒有必要減稅,財政資金的支出結構怎么安排,這些問題都要考慮好輕重緩急。重點是要為疫情防控、公共衛生等重大戰略性的政策提供財力保障,打好三大攻堅戰,優先保民生!卑拙懊髡f。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院長賈康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2021年肯定還要延續積極財政政策。雖然現在看起來政府過緊日子的特征比較明顯,主要表現在盡可能控制一般性的、非重點的行政性支出,但是還需要有延續性的赤字規模等積極擴張的政策安排。此外,要強調在經濟結構優化方面發揮財政不可替代的功能。 賈康認為,2021年財政工作的重點,一是要保持適度的赤字率,3%或再略高一些是必要的。二是優化支出結構,同時配套改革。三是保障重點領域的投入,例如科教文衛、民生、社會保障、三農、法治化等。結合當下的“雙循環”新發展格局,還要考慮在擴大內需方面,如何更好地引導和支持消費與投資的潛力釋放。在支持內需的前提下,也要千方百計地發展“外循環”;升級發展的努力之中要充分兼顧弱勢群體與欠發達地區。 2021年財政擴張力度不會明顯收縮 ****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,中國2020年的GDP增長率為2.3%,這是全球各主要經濟體中增長業績****的大國,可謂一枝獨秀。以此來判斷,2020年中國的宏觀財稅政策,包括減稅降費、增加支出等,效果令人鼓舞。 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長連平對《財經》記者分析,2020年一般公共預算收支狀況隨經濟快速恢復。財政收入增速恢復較快,主體稅種中,增值稅、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增速已經恢復較高增速;消費稅增速相對較慢,表明需求端仍需進一步釋放潛力。支出端,教育、科技、社保和就業、衛生健康和城鄉社區事務等項目增速較快,而文化旅游體育與傳媒、農林水事務、以及交通運輸等項目的支出增速有所下降。 連平表示,2020年財政實際支出與預算之間差距較大,在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高增長的帶動下,地方政府性基金在收支兩端均發揮了重要的補充作用,為對沖疫情對地方經濟的沖擊做出了突出貢獻。 2020年末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,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,保持對經濟恢復的必要支持力度;不急轉彎,把握好政策時度效。保持適度支出強度,增強****重大戰略任務財力保障,在促進科技創新、加快經濟結構調整、調節收入分配上主動作為,抓實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工作。 2021年,如何落實好“不急轉彎”的要求?中央財經大學政府預算研究中心主任、教授王雍君向《財經》記者表示,預計2021年財政支出、赤字率、地方政府專項債等預算安排,將會在2020年的基礎上繼續有所提高,以保證政策連續性和強化政策效果;謴徒洕、強化醫療衛生體系和增加財政收入的挑戰,也要求采取“更加積極”的財政政策。 王雍君認為,2021年的預算支出重點將繼續集中于關鍵的民生短板領域,幫助陷入困境的中小企業度過難關,保護和擴展就業機會,以及向受疫情沖擊相對嚴重的弱勢群體提供必要的幫助?紤]到物價總水平和利率仍處較低空間,國民儲蓄率仍處高位,以及經濟增長前景明顯向好的可能性很大,2021年的宏觀財政政策仍有“更加積極”的較大空間。 展望2021年,連平表示,積極財政政策將保持連續性、穩定性、可持續性。在支出端,將增強****重大戰略任務財力保障,促進科技創新、加快經濟結構調整將成為重中之重。據此判斷,2021年衛生健康、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和社會保障與就業等方面的支出增速預計將放緩,而教育、科技、城鄉社區事務、節能環保、文體旅游傳媒等項目的支出增速則有望止跌回升。同樣的情況預計還將出現在地方政府專項債的發行中,更多資金有望投入到在與產業發展、科技創新和環境保護相關項目中。 某券商****宏觀分析師告訴《財經》記者,2020年基建項目開工條件不充分導致部分財政庫款淤積,這部分會結轉到2021年相關項目的支出。雖然2020年財政投放力度較大,但由于存量資金要彌補收支缺口而難以調動,一些項目也不具備開工條件,財政實際支出低于預期。預計2021年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速或回升至近兩位數,財政擴張力度有可能會低于2020年,但是預計不會明顯收縮。 “2021年,減稅降費和專項債等擴張性政策將繼續實施,并且需要進一步提升政策效果,確保政策執行。一方面,要確保優惠政策直達基層和市場主體,直接惠企利民;另一方面,要提高專項債的審批效率,擴大專項債的適用范圍,提升其對基建投資的拉動作用。未來,中國有望在促進消費領域加大支出力度,并且增加公共消費,激發居民對于公共衛生、基礎教育、健康養老服務等高質量消費品的需求!痹摲治鰩煼Q。 財政收支壓力助推深層次改革 2020年以來,針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,中國共出臺了7批28項稅費優惠政策。減稅降費紅利精準釋放,有助于企業增強發展后勁、穩住經濟基本盤。 北京****會計學院財稅政策與應用研究所所長、教授李旭紅接受《財經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2020年的減稅降費政策切實減輕了企業負擔,預計2021年伴隨著新增涉稅市場主體的增多,以及減稅降費政策的連續性、穩定性,減稅降費規?傮w將繼續保持在合理區間內運行。新增涉稅市場主體穩步增長,培育壯大了中國的稅源基礎,也代表著營商環境的改善,從而助力經濟體制的優化升級,有望使得市場主體的稅負得到進一步減輕。 在不少業界人士看來,當前中國的減稅降費政策仍然偏于碎片化,應當繼續加大減稅降費的力度,全面降低企業所得稅、制造業增值稅、個人所得稅稅率。與此同時,受到疫情的沖擊,2020年中國財政收入面臨較大壓力,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降幅明顯。大規模的減稅降費政策雖然從中長期來看,有助于財政收入增加,但是在短期內也加劇了財政收入的壓力。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、副院長楊志勇對《財經》記者預測,2021年的經濟增長可能在8%左右,財政收入的表現預計比2020年好一些,但是仍然面臨著經濟發展不確定性所帶來的風險。2021年的財政支出剛性特征較為明顯,支出壓力仍然比較大。 “由于2021年是‘十四五’開局之年,各類重大項目陸續啟動,一些財政支出具有延續性,人員工資、出國費用、項目經費、社保、養老、醫療等支出都難以削減?紤]到風險和安全等因素,2021年的赤字率不超過4%是可以接受的,專項債的發行也可以適當增加!睏钪居抡f。 面對財政收支壓力,白景明提醒,一方面,要優化財政支出的結構,為重大戰略性政策提供財力保障。在支出剛性的情況下,減稅意味著政府要多發債,因此要考慮好減稅的發力點。另一方面,要通過深化改革來放大財政政策的效力。2021年,要繼續推進稅制改革和預算制度改革,為重大戰略性政策的推進提供必要的制度保障。 在稅制改革方面,楊志勇認為,“十四五”期間,財政要保障的重點領域有很多,其中的一個重點是擴大內需戰略。未來,要進一步完善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度,適時推進個人所得稅改革修法,還要對消費稅進行稅目優化和稅率下調。 連平表示,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特別提到了調節收入分配,目的是為了支撐擴大內需戰略。結合已有的相關信息,未來個人所得稅和房地產稅可能成為稅制改革的先行選擇,F行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可能會出現調整,匯算清繳程序或將進一步完善,工薪稅不同稅率間的收入范圍有望進一步擴大,尤其是低層級稅率之間。房地產稅的不確定性相對較高一些,目前尚無有關改革的具體方案。房地產稅改革的目的在于健全地方稅體系,使房地產稅替代土地出讓收入成為地方政府重要財政收入來源,促進“土地財政”轉型。 2020年12月23日,財政部黨組書記、部長劉昆發表《建立現代財稅體制》一文,詳細闡述建立現代財稅體制的要點和思路。其中提到,要健全以所得稅和財產稅為主體的直接稅體系,逐步提高其占稅收收入比重。 賈康表示,要提高直接稅比重,應該從哪里切入?**主要的一些難點怎樣化解?比如說房地產稅,怎樣才能完成立法文本的審議批準,現在并不清楚,但是在立法進程方面應該爭取加快推進。2021年具有比較大改革空間的稅種可能還是增值稅,6%、9%、13%三檔稅率將朝著兩檔方向簡并,一步做不到也可分步設計,減稅依然是未來增值稅改革的主要方向。 此外,賈康認為,中國現代財政制度建設與國有資產管理體系相關,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,到2020年國有資本收益上繳公共財政的比例提高到30%,現在明顯還沒有達到中央的要求?傊,要解決這些問題,還是要強調標本兼治,攻堅克難的配套改革是不可回避的。未來,要通過啃硬骨頭的改革攻堅,帶動整個財政工作體系走上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的軌道。 財政資金使用效率有待改進 2020年財政政策的一個顯著特點,就是把高達2萬億元的特殊轉移支付資金直接“下沉”到市縣基層以惠企利民。但是不可否認的是,在政策執行過程中,效率低、進度慢、落實不到位等問題依然存在。 楊志勇表示,2020年中國經濟情況復雜,但是財政政策較好地發揮了補漏作用,財政資金投向和力度在執行中效果良好。2021年,應當繼續強調提高資金的使用效率,一些細節性和技術性問題也需要在執行中進一步完善。例如,在實踐中探索怎樣更好地落實財政資金直達機制,減少資金在途中的滯留,讓資金直達企業、個人;對專項債和一般債區分清楚,專項債應從具體項目做起,不符合規定的專項債不要再發行,將政策效果納入監管考核。 在財政政策的執行效率提升方面,白景明認為,一是加強預算績效管理,實現財政資金績效管理全覆蓋。例如,對于專項債等政府債務資金,加強立項、績效目標、資金使用等評價體系的建設。二是對轉移支付制度進行改革,2021年,應當繼續擴大財政資金直達的范圍。三是推進財政支出管理改革,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了“推進財政支出標準化”,未來還需要進一步完善支出標準體系建設。 李旭紅表示,財政資金直達機制有助于促進地方的財權與事權相匹配,緩解財政壓力。展望2021年,應當進一步提高政策的實施效率,使直達基層的財政資金真正緩解地方的財政困難,形成財政資金直達的常態化制度安排,并保持適度的財政支出強度。 “財政資金提高績效,是一個大的系統性工程,要有對于政府財政行為事前、事中、事后進行的全面績效考評。因此,要建立一套具有預測能力、分析能力、數據處理能力的全面管理與調控的體系,關鍵是制度創新、管理創新、技術創新的結合。比如說,在財政體制架構走向扁平化的‘三級事權與支出責任’的新制度安排場景下,利用大數據、云計算,提升技術水平,來實現高水平管理!辟Z康說。 王雍君認為,目前財政領域仍存在預算執行進度較慢、財政資金使用效益較低、資本支出和經常支出未被有效整合為一個預算等問題,當前**重要且**緊迫的事項莫過于強化與改進財政政策的基礎結構和微觀基礎。 基礎結構方面,應致力于改進中期財政規劃,以促進預算與政策間的聯結,把資本支出和經常支出整合為真正意義上的一個預算(one budget),以及把基層政府預算塑造為一個參與式過程,要點是讓基層民眾有廣泛的機會與渠道,能夠實質性地參與在預算編制、審查、執行和評估階段。 微觀基礎方面,應致力于在部門和機構層面開發應用“投入-產出-成果-影響”的標準化績效報告,以確保部門和機構有能力定期和適時報告“花錢必問效”的四項關鍵內容:投入的經濟性(節約和性價比),產出的效率,成果的有效性,以及影響的效應(分配效應、環境效應和經濟效應等)。

www.cazare-mamaia-constanta.com 版權所有 網站地圖 xml地圖

小伙下班就去嫖妓老熟女泻火